的哥龔堅的近照。如果您有他的任何線索請撥打本報新聞熱線96258。
  “80後”的哥龔堅在一個下午交完班後,突然就從人海裡消失了,電話打不通,人找不到,上網留言也無回覆。
  1月6日,是龔堅與家人失去聯繫的第三天,父母好不容易查到了他最後的上網記錄。然而,在網吧的搜尋還是無功而返。
  更讓家人揪心的是,他的網名在失蹤當天改成了“此人已死”。
  母親聞之著急萬分,淚流痛哭,“兒子啊,就要過年了,趕緊回家吧,千萬別嚇媽媽呀!”
  【事件】的哥交班後離奇失蹤
  龔堅,常德人,今年31歲,是家裡的獨生子,在長沙當副班的哥好幾年了。
  1月3日下午2點半左右,24小時手機不關機的龔堅突然聯繫不上了,這在父母看來,完全“出乎意料”。
  找尋了幾天無果,1月6日一早,龔堅的父親龔金秋前往天心區裕南街派出所報案,接待的民警通過龔堅的身份證查到,1月3日下午,他曾在金泰小區旁的一個網吧上網。
  龔金秋抄好網吧地址正準備走,龔堅的媽媽潘寶雲送完讀小學三年級的孫子後匆匆趕到了派出所。一名年輕的女子陪在一旁,她叫周倩,是龔堅的前妻。幾經閑聊,記者得知她與龔堅離婚7年了。“因為有兒子,我們一直聯繫,據我所知,他從沒這麼長時間不回家。”
  小龍是龔堅的好友,他是第一個發現龔堅“不見”的人。“他一般是下午4點左右在金地社區17棟交班,1月3日下午,我把車停在他交班的地方,自己在車裡睡著了,等我醒來,發現他的的士正好停在我車子前面,我趕緊打他的電話,已無法接通了。”
  【猜測】打牌欠錢,出走躲債?
  回憶1月3日的情形,潘寶雲記得很清楚,“他先把兒子送去學校,隨即自己就跑車去了。”
  到了中午,龔堅打了一個電話給潘寶雲,“他問我,下午出不出門,崽有沒有回家吃中飯。我完全沒想到,就這之後再也找不到他人了。”
  小龍則猜測:“會不會是因為欠了幾個朋友的錢而不敢露面呢?”
  “欠錢?怎麼可能?”對於小龍的猜測,潘寶雲很詫異,“他每天跑的士賺的錢都是自己支配,應該不缺錢花啊。”
  深入一聊才知道,龔堅是因為打牌欠了錢。
  再一細想,小龍還是推翻了自己的猜測,“他欠我8000多塊錢,可我從來沒催他還過啊。”
  【揪心】網名改成“此人已死”
  6日上午11點,記者陪同潘寶雲來到龔堅最後上網的網吧,服務員輸入其身份證後表示,龔堅是網吧的會員,1月3日下午3點至晚上10點半一直在網吧上網。之後再也沒有其上網的記錄。
  潘寶雲說更讓她痛心和焦慮的是,她侄兒打電話來說,龔堅的網名改成“此人已死”。
  記者通過號碼查到龔堅的QQ,網名果然是“此人已死”,個人說明也在1月3日改成了“此人已死,有事燒紙”。
  在這條最後的個人說明下,一共有14位親友留言,詢問他發生了什麼事,要他立即回家。可直到記者發稿前,他仍無回覆。
  日誌心跡  曾在一篇日誌里發問

  “我消失了,你會找我嗎”
  作為一名“80後”的哥,龔堅把很多情緒發泄在了QQ日記中,患上職業病椎間盤突出,跑車出事,鄰居家遭賊,他都一一記錄。而他在日記中追問最多的,還是“幸福是什麼”。
  龔堅曾寫過一篇題為“消失”的日誌,“如果我真的消失了,你會去找我嗎? 如果我是真的真的消失了,你會一直一直記住我麽? ”
  對於日記中的“你”,潘寶雲說,可能指的是他前妻。小龍也說:“幾個月前,他得知前妻要再婚,心情低落了好久。”
  潘寶雲說,這是她人生中第二次找兒子,“第一次是我反對他和周倩戀愛,他倆私奔到了廣東,我找得好苦,這次他把網名都改成了‘此人已死’,我很怕他想不開啊。”
  ■三湘華聲全媒體記者 王為薇
創作者介紹

bl04bllob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